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錦繡清宮四爺護妻日常 > 第100章 抓侍衛
  寅時剛過,營地內的鼓聲響起,胤禛趕緊翻身從床上下來,噶盧岱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瞧著他快速穿戰袍的身影。

  “爺,怎么這么快就起來了?”噶盧岱狐疑道。

  “是戰鼓的聲音,應該是遇到事情了。”胤禛安撫著噶盧岱“小鳳凰,你乖乖的在帳篷內帶著,現在時間還早,多睡一會。”

  胤禛換上了戰袍后,又叮囑了她幾句,徑直離開了。噶盧岱起身,從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了厚厚的披風,把自己包裹的很緊,走到窗前,伸手解開窗戶的線繩,往營地的中間望去。

  營地內已經吵鬧起來,噶盧岱雙手環胸,瞧著皇子們全部穿著金黃色的戰袍,與直郡王一起圍成了一圈,好似在討論著什么。

  “珍珠。”噶盧岱叫了一聲,珍珠從外面的帳篷走了進來,規矩的行禮后,等待她的吩咐。

  “派人去看看,發生了什么事兒。”噶盧岱有幾分心慌,趕緊吩咐道。

  “嗻。”珍珠領命離開道。

  片刻之后,噶盧岱聽到了外面有一陣陣盔甲撞擊的聲音,順著聲音往那邊望去。

  她發現帳篷外面被御前侍衛給包圍起來,在內側則是巴彥帶著胤禛的親衛保護,噶盧岱透過了窗戶瞧見巴彥等人在,立刻就安心了。

  “主子,巴彥說,主子爺說讓給您安心睡,外面有奴才們守著呢。”玳瑁管勸道。

  噶盧岱嗯了一聲“外面到底發生什么事兒了?”

  “主子,據說是有人想要偷襲營地,營地外圍保護的侍衛基本都被暗殺了。”玳瑁小聲道。

  噶盧岱微微一愣,康熙此次前來是為了什么?說是要帶太后歸寧,康熙按說不會特意這么做的,每次北巡時,暗中定然是要查蒙古的事兒的。

  “主子,太后的帳篷的蒙古侍衛全部被下獄了。”珍珠從外面回來,臉色煞白,趕緊說道。

  唉

  噶盧岱看向二人“沒有什么急事兒,不用出門了,另外,從今日起,讓張德順去拎膳食。”

  下達了幾個命令后,噶盧岱揮退了奴婢,讓她們在帳篷內留下一盞宮燈,就準備就寢了。

  她躺在床上,雙眼盯著床幔,心中泛著好奇,略微算了一下時間,應該是清史上康熙御駕親征葛爾丹的前夕了。

  “又是葛爾丹”噶盧岱無奈的說道。

  她所在的大清,已早沒葛爾丹汗了,胤褆前些年早把葛爾丹給滅了,僅有一小部分的殘余力量離開,那些人隱姓埋名不知所蹤了。

  幾年后,康熙再次北巡時,居然有葛爾丹的殘余勢力出現,鬧騰了兩次了,康熙甚至差點涉險,事事透露著古怪。

  迷糊間,她進入了睡眠,等她再起來時,已經是臨近午時了。

  “玳瑁,爺回來了沒有?”噶盧岱直接問道。

  玳瑁搖頭“主子爺一直在御帳,從早上起,就一直沒有離開的。”

  噶盧岱愣了一下,胤禛到現在還沒回來,定然是出事兒了,太后的侍衛都被卷入進來了,難道,左翼科爾沁蒙古的人也參與其中了。

  午膳后,噶盧岱坐在書桌后面,開始抄寫著金剛經。這是胤禛吩咐下來的,逢年過節,福晉們都很繁忙,宮內又讓她們上繳佛經,這些懲罰時抄寫的佛經,就成她的救命符。

  她在抄寫佛經時,整個人都安靜下來,玳瑁和珍珠二人站在了書房的門口,守著主子不被打擾。

  “主子,直郡王福晉和泰芬格格來了。”玳瑁和珍珠瞧著直郡王福晉很是慌亂,趕緊把二人迎進了帳篷,趕緊去給噶盧岱報信。

  她放下手中的毛筆,快步走了出去,她瞧見泰芬被嚇的臉色發白,雙眼紅腫,可憐巴巴的瞧著她。

  “大嫂,”噶盧岱彎腰抱起了泰芬,“泰芬這是怎么了?”

  “弟妹,讓泰芬在你們帳篷內住幾日,我們的帳篷有些靠近皇瑪嬤的帳篷,昨日御前侍衛動手,抓走了那些蒙古侍衛,鬧騰的不可開交,泰芬也嚇到了。”直郡王福晉對太后的蒙古侍衛們印象很差,“那些人都是昂古瑪嬤臨終前,特意交給太后的。”

  “那些人不是太后娘家送來的人?”噶盧岱愕然了。

  “是右翼科爾沁蒙古的人,班第是個非常機靈的人,一直隨著皇阿瑪的命令走,僅忠誠于皇阿瑪一人,怎么可能會有一絲絲的背叛呢?太后身邊的蒙古侍衛,都是昂古瑪嬤安排的,基本是與烏力罕的關系很是親近的。”直郡王福晉說道。

  “大嫂,讓泰芬先去內寢休息一會,小丫頭定然沒有好好睡的。”噶盧岱瞧見泰芬小腦袋一點一點的,感到很是心疼,“蘇嬤嬤,您親自看著點泰芬。”

  “嗻。”蘇嬤嬤抱著泰芬一起離開了。

  帳篷內,妯娌二人坐在一起,在商量接下來的處理辦法。

  “嫂子,要不然您和泰芬在我這里住上幾日,等著大哥和爺回來了,你們再回去吧。”噶盧岱安撫道。

  “弟妹,這多麻煩你啊,泰芬在你這里呆著就好了。”直郡王福晉婉拒道。

  “大嫂,營地內這么亂,你能放心嗎?”噶盧岱不說自己是否能照顧好泰芬,只希望由尹根覺羅氏親自照顧,營地內亂糟糟的,誰能保證不出危險呢?

  她說中了直郡王福晉擔憂的地方,考慮了一會,最終妥協了。

  噶盧岱笑瞇瞇的吩咐巴彥,把后面的帳篷連在一起,那邊正好有一個空著的很大帳篷,母女二人住在里面正合適。

  “弟妹,那謝謝你了。”直郡王福晉道謝道,“我讓人把我們的分例,一起送到你的膳房內。”

  “大嫂,您在這里用幾天的膳食,還能吃窮我啊!”噶盧岱哭笑不得。

  為何大家都覺得她這里很窮啊,皇瑪嬤這樣、皇阿瑪這樣、阿瑪和額娘這樣,連大嫂這邊也是這樣

  “四弟只有孝懿皇后留下的遺產,德母妃根本不看重四弟。等你們要出宮建府,手里沒銀子可怎么辦?”直郡王福晉看著噶盧岱,“爺出宮建府時,額娘準備了不少的銀子和東西,我們還有些捉襟見肘的。”

  “嫂子,你們安心住著,我有辦法的,咱們關系好,再加上,爺和我都喜歡泰芬,您不必這么擔憂。”噶盧岱樂呵呵的說道。

  直郡王福晉瞧噶盧岱自信滿滿,最后還是妥協了。

  錦繡清宮四爺護妻日常

  錦繡清宮四爺護妻日常
后三杀一码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