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云中有仙舟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出發前的準備

第三百一十二章 出發前的準備

  ntent

  次日。清晨。

  萬木擎空界,拾玖風花界。

  慌了半夜的槐然然整棵樹沒精打采的,很自覺地爬起來收拾包袱準備被趕出家門。

  一棵頂著滿天花絮狀朝霞的巨型槐樹,立在山坡上,極濃密的樹蔭如一方倒掛的墨綠之湖,遮著山上那些飛檐微翹的道院。此時道院中修行的各道修士正鬧哄哄趕去上早課,到處紙鶴紛飛車水馬龍的,但那遮蔽半邊天空的槐木蔭太過清涼沉郁,明明人來人往,卻不覺得喧嚷。

  槐然然的本體一直駐扎在這幾間道院里,這些道院是本界人族修士所開,三五個道統一起成立了道院聯盟,教導各自鬼仙及人仙弟子修行,槐然然的樹體在院內長居,吸取一些靈氣和本地小人族們對于撐天神木的依戀和敬仰,也用樹蔭稍微弄幾個陣法照顧一下他們。

  寬闊的下山路上,槐然然坐在她自己枝條化出的枝獸、花葉獸組成的華麗儀仗隊伍里,與匆忙的小修士們逆行而過。她要先把她沒法再照顧的小寵物安頓好。

  靈族開的那家小棧位于道院之外仙凡混居的大城中,那里還要更繁華,下了山還有些遠,不過槐然然是熟門熟路的,她最喜歡逛街買東西了,雖然在道院里掛了個弟子兼師范的名,偶爾上上課,又教教課,但是她還是更喜歡逃掉修煉,日常溜進城去玩兒。

  靈族開的寄養小棧位于一條熱鬧的車馬道旁,夾在兩邊高聳入云的摩天大廈之間,柜臺后那位渾身泛著透亮銀光的成年體靈族譴責地看了槐然然一眼,抱過了她送回來的貓形靈物。

  “心血來潮就要領養,哪天忽然要閉關了、出門游歷了、沒條件了,就又棄之不顧。我們家這些沒開智的小靈再怎么說也算一條小生命……”

  最后它還了槐然然之前領養寵物的契書,把她趕了出去。它這種靈族,最煩的就是這些有血有肉的家伙了,太善變,又總是不自覺的把它們當物品看待。是時候給想養靈的人進一步提高領養門檻了。

  槐然然嘟著嘴,領著她龐大的伴生枝條花葉隨從繼續逛街。

  要晉升一個大境界是很辛苦的,那么偏的小新界肯定跟個孤島一樣荒無人煙寸草不生啥也沒有,她憂心忡忡,決定囤點干糧飲水鍋碗瓢盆再出發。

  這一片都是她常來的商業區,再走一段路,離了道院規矩約束的范圍,便能看到越來越多不同的種族和各地來人在此聚集,兩到三層的架空街道四通八達,座座高樓大廈里每一層都是各種修士開的鋪子,不少被雇傭的凡人站在街邊旗幟下吆喝或做表演招攬生意,偶爾有車道上奔跑的騎獸或空道上滑行的飛行坐具停下來,在層層樓口進進出出。

  論敗家掏空錢包槐然然可是太熟了。幾層街逛過去,她身邊一只只墨色綠色綴小橙花的花葉獸背上逐漸就堆上了小山似的包裹。好幾個認識的店掌柜親自接待她并友好送上祝愿她晉升成功的祝福,又打了折扣當送別禮,盡情地買買買,然而她依然充滿了不高興的情緒,倚在自己枝條纏成的儀駕上掰著指頭計算。今天可能是最后一次來這里了。

  丹藥、符箓、傀儡、天外通用的仙力化晶、緊急補充基礎知識的修行書籍、一些特制的供人仙境在家鄉之外使用的攻擊和防御法器……

  對,萬木擎空界特產的美酒佳肴錦衣華屋也得帶上一堆備用。路途那么遙遠,目標那么艱難,眼見是很長一段時間苦日子,萬一水土不服怎么辦?槐然然以前在仙舟第二層接任務玩,都是挑著最不費力的那種小任務來做的。無論如何也不能虧待自己!

  “真不想上學,”她嬌里嬌氣地想道,“也不想考試……”

  準備好了未來預計要用到的大部分物資,拎著大包小包回到山上道院,已是中午了。

  道院里,得知槐然然要把本體樹根撤離,帶著整個人仙境的樹形仙軀去天外晉升,與她相熟的幾位人仙有些驚訝,這些代替云端上的師尊或老祖宗在人間主持道院的本地人仙身上基本沒有什么天外仙器玉牌,消息不靈通,只是在槐然然隨口告訴他們自己的規劃后紛紛出言,祝她仙途風順。

  “去新界啊,好事。與其在家里死盯著那點氣運,確實還不如去新天地闖一闖。”

  這是一位老成持重的老頭子在說客套話。

  “槐尊者,您這回還回來嗎?多久回來?我們院一些小兔崽子特別喜歡您,我們給您留著教課的臺子。”

  這是知道她好幾次晉升不成,在開玩笑的一名年輕道院師范。

  “既然本體要走,是不是還要斬塵緣?槐姐姐你這么快就斬完了?要我們院幫忙嗎?”

  這是修煉跟天機有關的大道的某位人仙半途插嘴。

  “——對哦,出界的話還有個塵緣問題,好久沒出去了我又忘了。我得翻翻我的因果契書冊子。”

  槐然然伸出手指卷了卷自己垂在鬢邊的茶色發尾,轉頭驅使著花葉儀駕又奔波起來。

  人仙境,還不是一個可以隨意“破界”——即突破本人土生土長的修真界隨意出入天外——的修為境界。事實上也就是到了近些年,混沌云海中大大小小的修真界自由交往起來,打破了許多舊規則,他們這種還不到地仙的小修士才能憑借仙器或其他手段主動地離開界膜前往天外。作為這樣被束縛的群體他們要離開本界自然比天道層面以上的大能者多了一道小程序,——臨時斬斷與本地天道的某些塵緣聯系,以便順利通過界膜。每離開一次都要清理一回自己在人間的恩怨情仇因果關聯。這是基本規則。不然各種蕪雜加身,天道想睜只眼閉只眼放你走還沒法放走呢。

  恩、怨、情、仇,愛、恨、嗔、慢,對紅塵的留戀,對故土的不舍,所有與己身大道無關的私欲與私心,這些屬于“人”的部分便是專屬于人仙境的羈絆。無法自行超然,反被其時時困擾驅使,是人仙與地仙以上的高境仙人最大的區別所在。

  ……還好槐然然跟大部分人仙不同,她算是個比較幸運糊里糊涂混過來的小公舉,在人仙境歷經三世了也沒幾個人敢招惹她,跟她結下什么深刻的仇恨或愛情,她每次出界還是挺輕松的,自個兒周身根本沒多少需要解決的塵緣。隨便約幾個好友道別,欠了小錢的掏錢包還賬,倆時辰搞定。近傍晚時,便清理干凈,完全可以出發離去了。

  山坡上,天黑了,槐樹冠上掛著片片細碎的晚霞。烏冠玉那家伙很快就可以下來接她了。

  槐然然站在自己本體的正前方,在下課的小修士們組成的熱鬧人群中,往前勾了勾手指。

  于是天搖地震,一聲直通天宇的轟響。

  在小修士們們的驚呼和圍觀中,幾間道院環繞的中央大廣場上,原本深深扎根于石板里的巨型槐木拔根而起,粉碎了地面,連帶如整片穹頂般遮蔽著四周道院的樹蔭一起慢慢地變淡,如一片虛影般消失了。

  其實它化為了一根綴滿葉片的小木枝條,被槐然然的人形小分身抓在手里,當釵子一般釵進了她自己的發髻里。釵末端垂下一顆鮮橙色的果子,那便是她平時最愛宅在里頭的小圓屋洞府。隨時可以重新拿出來擺放。

  “您要走了么?”道院那些小孩的聲音此起彼伏。

  “本公主會回來的!——啊呸。是說等本公主晉升成功了會化身回來看姐姐順便來看你們的!”

  槐然然揚起下巴,最后對大家說了這么一句話。

  ……

  等到真正出發,大概是夜里了。距離昨晚柳然然所說,恰巧是一天的時間。

  柳然然的化身和烏冠玉的羽化身一路把槐然然拎著拎出了拾玖風花界,借著地仙的面子迅速中轉若干個萬木擎空界內部的界門,跟走快速通道似的緊趕慢趕,趕在最近一班跨星區遠行葉梭出發前把她送到了萬木擎空界的邊緣。

  “柳姐姐你慢點嘛……今天這么多人要出界啊,不過,去那邊的怎么就我一個?不是說咱們界很多地仙都有興趣么?”

  “柳姐姐你慢點嘛……今天這么多人要出界啊,不過,去那邊的怎么就我一個?不是說咱們界很多地仙都有興趣么?”

  槐然然還想沒話找話多拖一會兒,但是她當然就被柳然然催著上了那艘形狀為一片蜷曲枯葉的大型飛行仙器。

  “感興趣不代表有能力真的能派出人手去。另外就算有人去了你又怎么知道?這又不是什么大張旗鼓的事……你以為都跟你似的條件這么好啊?”

  柳然然不忘訓斥她一頓,又充滿關愛地一笑。

  “我再說一遍。這回你要是還到不了我和小烏這個境界,不要回來了。”

  “嚶嚶嚶。”

  “祝順利!”烏冠玉歡樂地說道。

  ……ntent

  云中有仙舟
后三杀一码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