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我做二哈那些年 > 第776章 活著回去(第三更)

第776章 活著回去(第三更)

  “誒?你,你你”

  驟然聽到馮科的求婚宣言,嗯,姑且算是求婚宣言吧,陳安嫻小嘴微張,眼珠子瞪得溜圓,當場就被鬧了個大紅臉。

  不知是激動,還是緊張的情緒作祟,她更是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求婚怎么可以這么隨便,沒有鮮花、氣球、燭光和鉆戒?”

  “至少也要選一個灰常浪漫的地方,比如夕陽下的海邊,再比如”

  “呃,不對,你居然在向我求婚?”

  “我我我”

  為了緩解尷尬,馮科伸出食指在鼻子底下摩擦了兩下:“嫻姐,你不要誤會,我只是在想,反正無論如何,我們都是逃不過一位一品宗師境高手的追殺的。”

  “既然這樣,在臨死前,我們何不做一對有名無實的夫妻呢?”

  “如此一來,在黃泉路上走一遭的時候,也好有個伴。”

  “嗯,這個可以有。”小屁孩分身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咧嘴笑道,“歐巴桑,既然老馮都不嫌棄你年老朱黃,你干脆就從了他吧。”

  “據我估計,以我們目前的速度,那個禿鷲羅格追上我們至少還要十分鐘左右的時間。”

  “要是你答應下馮科的求婚,讓他爆發小宇宙的話,或許這個時間還能再延長一些。”

  “趁著這個檔口,我給你們倆當主婚人,讓你們可以名正言順的做一對夫妻怎么樣?”

  說著,小屁孩分身沖著陳安嫻擠眉弄眼的笑了起來。

  陳安嫻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那還真的是謝謝你了!”

  “不客氣!”小屁孩分身笑瞇瞇的道,權當沒聽出陳安嫻話中的深意。

  把陳安嫻氣得是牙癢癢,真的想伸出手去拉扯他那張肉乎乎的小臉。

  “來自陳安嫻的好感度,66”

  迎著馮科那期待的眼神,陳安嫻的目光有些躲閃,低著頭小聲嘟噥著:“就算條件再怎么嚴苛,結婚怎么可以沒有鉆戒,缺少了這最重要的儀式感?”

  “我可不會委曲求全,把自己這么廉價的嫁出去。”

  聞言,馮科的眼神黯淡了下來,微不可查的嘆了口氣。

  見狀,小屁孩分身撇撇嘴,女人這種生物,就是矯情。

  他分明清晰的看到了陳安嫻眼中的意動之色,但她卻還要故作矜持

  真的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搖了搖頭,小屁孩分身將大拇指上戴著的青色指環摘了下來,而后,他將之塞到馮科的手里:“這枚須彌戒,是我從老約翰那個死鬼那里訛來的,這玩意兒的價值,相信不用我再多作贅述了吧?”

  “一枚須彌戒當作結婚戒指,可比什么勞什子的鉆石戒指,有面多了。”

  “看在我們相識一場,又是我害得你們陪我共同赴死的份上,這枚須彌戒就送給你們,作為結婚賀禮了。”

  “小爺,這”

  眼瞅著馮科張口還想再說些什么,小屁孩分身瞪了他一眼:“行了,我一向金口玉言、說一不二,送出去的東西,我是絕對不會收回來的。”

  說著,小屁孩分身的目光又落在陳安嫻的身上,揶揄道:“歐巴桑,現在戒指也有了,這下你總歸無話可說了吧?”

  陳安嫻面色臊紅的低垂下腦袋,就連耳朵尖也紅了。

  見狀,小屁孩分身干咳一聲,面色鄭重的開口道:“馮科先生,請問你是否愿意娶陳安嫻女士為妻?就算面臨必死的局面,也會自面死亡,與她攜手共赴黃泉?”

  馮科很肯定的點頭道:“我愿意!”

  小屁孩分身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又道:“陳安嫻女士,那你是否愿意嫁于馮科先生為妻?從此和他不離不棄,生死與共?”

  陳安嫻羞紅著臉,聲若蚊蠅的道:“我愿意。”

  “什么?我聽不見!”小屁孩分身裝模作樣的把手放在耳邊,“能不能說得大聲點?”

  陳安嫻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大聲道:“我愿意!”

  “這才像話嘛。”小屁孩分身微微頷首道,“行了,新郎官,趕緊給你美麗的新娘,戴上見證你們誓言的戒指吧!”

  話音剛落,陳安嫻便有些迫不及待的俯,左手搭在馮科的肩膀上,右手顫顫巍巍的伸到馮科的面前。

  馮科深吸一口氣,很是配合的將那枚青色的指環,戴在了陳安嫻的右手無名指上。

  樂呵呵的看著這一幕,小屁孩分身笑瞇瞇的開口道:“好,禮成!”

  “接下來,新郎官可以親吻你的新娘了!”

  “誒?”

  此言一出,馮科和陳安嫻都懵了。

  馮科原本快速煽動著的翅膀,都出現了一瞬間的僵直。

  好在他及時反應過來,這才沒有帶著背上的兩人,一頭扎進大海中。

  馮科回過頭,和陳安嫻大眼瞪著小眼,兩人的臉都紅撲撲的。

  見兩人愣著沒有動彈,小屁孩分身不樂意了,撇嘴道:“歐巴桑,是你說的結婚要有儀式感,那接吻這一環節就絕對不能省略。”

  “這要不是條件不允許,我還想把你們送入洞房呢!”

  陳安嫻的臉當時就黑了,她這會兒恨不得甩自己一嘴巴子,屁的儀式感,現在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尤其是,小屁孩分身那一副典型的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架勢,更是讓陳安嫻恨得牙癢癢。

  “來自陳安嫻的好感度,66”

  “呼呼”為了不讓小屁孩分身看輕自己,深呼吸兩下后,眼神微微閃爍的陳安嫻,當即攬住馮科的腦袋。

  只是,事到臨頭,她又開始心跳加速,一顆心撲通撲通狂跳,感覺都快跳到嗓子眼里去了。

  “死就死了!”陳安嫻干脆閉上眼睛,直接將顫動著的雙唇,迎上了馮科那微微有些干澀的嘴唇。

  四唇相接,陳安嫻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

  這個時候,經驗豐富的二婚男馮科,化被動為主動,直接伸出了舌頭,使出渾身解數,撬開了陳安嫻那緊閉著的防線。

  見兩人沒羞沒臊的接起吻來,小屁孩分身不由撇撇嘴,但他的眼底卻是多了一絲笑意。

  緊接著,趁著兩人一個不注意,他輕輕的漂浮起來。

  “老馮,歐巴桑,你們一定要活著回去啊!”
后三杀一码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