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戰國萬人敵 > 305 自我進步
  ntent

  “風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間。”

  收到大別山情報的時候,李解面對公叔勤,突然蹦跶出來這么一句話。

  老公叔原本想著就是送個雞毛信,順便看看老板能不能賞口飯吃,突然五大三粗的老板拽了一句騷話,老腰一閃,差點當場嗝屁。

  六國大夫公叔勤察覺到了英氏的動向,整個英國現在的問題也是復雜,既怕楚國,又愛楚國。

  怕被楚國打,又愛跟楚國一起混飯吃。

  此刻,斗氏突然就跟英氏接觸,作為淮南老地主,六國不可能一無所知。

  公叔勤第一時間,就從蓼城前往白邑。

  途徑蔣國時,蔣國人還想留他吃飯,直接婉拒了。

  婉拒的方法,還是仗著自己人多啊。

  在公叔勤看來,這一次斗氏只怕聯絡了很多勢力,就是準備圍攻淮上,圍攻李解。

  不過李縣長并不著急的樣子,他李某人從逼陽國出來的那一刻起,除非楚國早早跟蔡國聯手,否則就沒戲。

  沒有提前布置防御工事,也沒有提前在國際上拉攏盟友,廟算出現了大問題,再想從具體的戰術上翻本,難度非常高。

  李縣長從逼陽國誓師出發的時候,首先在國際上就喊出了聲音。

  大義在手,我他娘的去攻打蔡國,是給許國撐腰。證據很簡單,許國人就在逼陽國呢,他們向我求救了。

  其次背靠吳晉會盟這個大勢,普通強國根本不敢扎刺,也不敢跳出來說我要撐一下蔡國,硬實力差距太大,不是一個級別的。

  最后戰爭意志的堅決程度不一樣,李縣長他就盯上攻蔡這個工程了,這是個大活兒,手底下的小弟們也很想攢點錢過年,總不能閑著吧。

  但楚國不一樣,云軫甪這個老牌楚國貴族都沒有軍事斗爭的心理準備,他在第一時間跑路的時候,結局已經注定。

  楚國內亂帶來的外部虛弱,并非是具體兵力上的衰減,而是底氣。

  以往楚國動武用兵,中央到地方上的財政支持,是從來沒有出問題過的。

  州來城這種情況,是為數不多楚國形成“孤軍”的狀態,哪怕是蓼城、白邑,也都是類似情況。

  沒有大后方,又或者說大后方無法提供支持,只能死撐。

  這種“孤軍”,打一點就是少一點,最終耗下去,就是被強者通殺。

  李縣長說風起于青萍之末,還真是沒有說錯,他就是微風乍起,最后變成沙塵暴。

  不過這話落公叔勤耳朵里,那就是相當的震撼了。

  老公叔又不是商無忌、姬巴還有嬴劍,對李縣長并不怎么熟悉,一向聽到的,就是吳國猛男如何如何勇猛,如何如何野蠻。

  突然來一下,還真是頂到了腰眼,老腰扛不住啊。

  “上將軍之言,誠乃至理。”

  “什么至理,這是自然規律。你聽說過‘蝴蝶效應’嗎?”

  “……”

  聽李解逼逼了很久,什么都沒聽懂,老公叔牢記了那句“起于青萍之末”,尋思著回去之后,就好好地教導給兒孫們聽聽。

  你們看看猛男,都這么有名了,還在不斷地學習,這才是君子才應該有的風范啊。

  綜合了情報之后,李解再次召集了各大隊的大隊長。

  會議廳中,李解把具體的情報先闡述了一邊,大隊長們都是眉頭緊鎖,他們現在就是在搶收夏糧。馬上進入小農忙,還要種一茬水稻,秋天吃什么,就指著這個。

  淮上,尤其是汝水和淮水之間的沖積平原,土地相當的肥沃,盤亙在這里的兩大勢力,一個就是楚國的前沿基地白邑,另外一個,就是息國。

  但息國因為主力不在國內,而李解又帶著淮上列國搞“正義聯盟”,打完宋國之后就要干蔡國,蔡國當然有借口先下手為強嘍。

  結果就讓息國國君都被蔡侯請了過去作客,什么時候回來不知道,可能三五天,也可能七八年,總之,看情況。

  既然息侯不在家,那總得有人看家吧,所以蔡侯就扔了六七千人馬在息城,主要目的是警戒楚國和李解。

  結果沒看到楚國咋樣呢,李解已經一路推了過來。

  州來城、蓼城、白邑,楚國在淮水兩岸的重要據點,全部被拔除。

  在此之前,更是發生過李解通過舟船,借道六、巢,過彭蠡而入揚子江,主要運輸的,就是戰俘。

  大量的人口,在大洪水之前,就被運往下游。

  江陰邑忙得不可開交,大舅哥商無忌返回江陰之后,就基本沒有空歇過,一直在加班。

  不加班不行,幾萬奴隸是什么概念?稍有不慎,就是大亂子。

  “百沙”重整,加固江堤,圍湖造田以及在江北筑城,這些都需要大量的勞力。

  商無忌沒有精確統計過李解地盤上的人口有多少,不過因為江陰邑的制度特殊性,沒有分什么國人野人,只要是人,就被統計在冊。

  加上紙張的誕生,在管理上輕松得多,商無忌也能初步匯總一個人口數據出來。

  把“百沙”、江北戰俘營、淮夷、奴隸、奴工都算上,李解能夠直接管理影響到的人口,總數可能突破了五十萬。

  這個數字出來的時候,大舅哥商無忌心臟都抑制不住在跳。

  按照老板的估計,姑蘇也就是三十五萬人口左右,玩戰略決戰,已經夠資格了。

  而現在,商無忌也收到了消息,李解一路向西,沿著淮水一通爆打,居然把楚國在淮水兩岸的名將摁在地上摩擦。

  連州來大夫云軫甪,都成了“逃跑大夫”。

  三戰三捷,活捉云軫甪,陣斬斗士子。

  李縣長顯然并不滿足跟楚國玩躲貓貓的游戲,盡管這些天都堅持去打高爾夫球,但還是要想跟楚國斗氏斗上一場。

  “淮上諸國,見我軍軍威熾烈,心生恐懼,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如今引楚國為援,算計我軍,不可不防。”

  二大隊大隊長姜文說罷,更是環視四周,“聯軍余眾,皆不可信!”

  不同的組織架構,互相之間想要取信,難度本來就高。而現在一方強到爆棚,弱勢一方要是一點防御心理都沒有,這就很不正常。

  畢竟是齊國“技擊”出身,姜文以姓行走,也算是宣告一下自己的出身。他以前在淄水廝混,給人做過門客,也當過捧劍武士,只是一直得不到重用,最紅流落在外,誤打誤撞,才和兄弟一起前往逼陽國。

  原本只是想著混口飯吃,能從李解那里騙一頓好的就拉倒,但是騙著騙著,一路從精兵變成隊長,然后小隊長中隊長大隊長一路升上來。

  既然都升上來了,那就繼續干吧,反正老大管飯,上將軍這里給軍官的伙食,那是相當的不錯。

  以前托人回老家忽悠老鄉過來投奔,姜文姜武兄弟二人,都不敢說真話,只說這里每個月都有肉吃。

  實際上呢,三天兩頭有肉吃,而且軍官管夠,唯一可惜的,就是不讓浪費,也不讓帶回家。

  在“義膽營”中,浪費是大罪,鞭子抽起來啪啪作響,很帶勁。

  為了吃肉,姜文姜武才不管別的,要啥齊侯?要啥揚名淄水?老子在“義膽營”有排骨吃,排骨它……不香嗎?

  為了排骨,姜文姜武都要認真給老大干活。

  “老公叔所言,乃是英氏、蔣國之流,自我軍入白邑以來,多有本地貴種告密,明察暗訪之下,發現隨、唐兩國,也并非遵從上將軍之命。尤其是隨國,細作數量,只怕不在少數。”

  一直在息城外圍搶收的陳奎,對此最有發言權,四大隊連續組織搶收,就發現了這個事情。

  大量的隨國細作,配合一些唐國細作,扮作災民、野人、商人、武士……在淮水兩岸打探“義軍”動向。

  要不是陳奎游哨靈醒,加上義士義從立功心切,也不可能觀察入微。

  這是意外之喜,但也讓會議室中的所有大隊長們冷靜了下來。

  三戰三捷的興奮,讓他們多少有點驕傲起來,而李解也沒有說打壓驕兵氣焰,反而繼續推波助瀾,讓“義軍”幾近驕狂。

  現在各大隊大隊長自己主動給自己頭腦降溫,多少有點讓李解意外。

  “如何破局?”

  李解直接問道。

  “淮上列弱,皆不足為慮,唯楚國斗氏,方是強敵。”

  “若如此,老規矩。”

  陳奎環視四周,周圍的大隊長們也都是眼神堅定,沖李解躬身抱拳:“上將軍,擒賊先擒王!”ntent

  戰國萬人敵
后三杀一码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