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天行戰記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山外山
  拳場里,觀眾們戀戀不舍地逗留了一會兒,漸漸散去。

  大家一邊走,一邊熱烈地議論著。

  毋庸置疑,今夜過后,行刑者這個名字和這場拳賽,將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成為地下世界的話題中心。這一戰別說放在天安市,就算是放在整個銀河共和國的地下世界也堪稱奇跡和經典。

  而除了八卦之外,更重要也更和大家息息相關的就是隨之而來的勢力格局變化。

  黑魔的死,足以讓四海會的名聲威望遭受重創。而此消彼長,龍興會和五聯幫的聲望簡直一時無兩。就在這散場的短短時間內,人們的交談議論中,已經多了一絲對陳三爺和五聯幫的敬畏。

  “陳三爺這手玩得可真是漂亮啊。”

  “那可不!人陳三爺是什么級別?平時也就看著你四海會蹦跶不吭聲。真要認真嘿,今天這一耳光可舒服了?”

  “這才叫深不可測!四海會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聽著眾人的議論聲,等到人都散得差不多了,虞娜站起身來道:“走吧。你們先去車上等我。”

  衛超沉默了一下,雖然知道以自己的權限根本沒資格問,但還是忍不住問道:“你決定怎么做?”

  “人是必須帶回去的,”虞娜看了他和老莫一眼,回答道,“放心好了,我不會殺他。而且,我現在懷疑他的破壁者等級不止C級,很可能已經達到B級了。”

  衛超和老莫對視一眼,放下心來。

  以他們對虞娜的了解,既然她答應,那就不會是隨口敷衍。這意味著,夏北的生命安全至少是有保證的,對祁峰也能有個交代。

  而除此之外,兩人都有些竊喜。

  誰也沒想到夏北竟然可能是B級破壁者。之前虞娜把他從D級提升到C級,已經夠讓人驚喜了。可若是B級的話,那身為發現者的他們,這次立下的功勞可不小。

  老莫斟酌了一下,對虞娜道:“如果你要帶他走,那龍虎風馳的問題你要先擺平。不然的話,出了事后果不堪設想。”

  虞娜皺了皺眉頭。老莫的話雖然聽起來有些刺耳,但即便是她也不得不承認很有道理。

  虞娜是親眼見到夏北如何走進生死籠,又如何殺死黑魔的。因此,她比所有人都清楚這小子有多狠,同時也比所有人都清楚這小子在乎的是什么。

  如果自己把人抓走了,而恰在這個時候,龍虎風馳的那幫小混混出了什么事,以這小子的性格,恐怕立刻就會站到啟明軍團的對立面上。到那時候,他會干出什么事來,誰也不知道。

  “我知道。”虞娜點頭答應了。

  她一邊將一份報告通過手腕上的微型光腦傳遞給總部,一邊把目光投向幾個貴賓包廂,眼中寒光一閃。

  “老三,干得漂亮!”

  五聯幫的包廂里,一派喜氣。

  “這回老子倒要看看,胡安還怎么囂張!”老四朱玄幫的幫主洪道武哈哈大笑,“聽說這家伙走的時候,臉都青了。”

  “對了,老三,”雷德海點燃一支雪茄,問道:“十一區你準備怎么辦?”

  “我已經給了龍虎風馳了。”陳三福一擺手道,“那破地方,我拿來干什么?”

  “給龍虎風馳?”李力夫皺眉道,“他們本來就沒什么實力,如今老大又死了,剩下這些殘兵敗將能守住十一區?”

  “我幫他們守!”李三福大手一揮,滿不在乎地道,“不過就是出點人,放幾句話的事情。現在都知道四海會把十一區輸給我龍興會了。我就不信誰不睜眼,敢去踩老子龍興會的場子!”

  四人對視一眼,都有些詫異。

  陳三福為人雖說還算仗義,但可不是什么喜歡發善心的家伙。這次主動替龍虎風馳出頭不說,最后還把十一區還給龍虎風馳,甚至出人出力幫他們守地盤。

  雷德海眼中精光一閃,問道:“那個拳手,是龍虎風馳的?!”

  陳三福嘿嘿一笑。

  眾人瞬間明白了,不禁紛紛沖陳三福豎了個大拇指。

  白癡都知道,這種級數的拳手,無論如何都是要籠絡住的。如果這拳手是龍虎風馳的,那陳三福這樣做就說得通了。

  一個十一區從價值來說,往死里禍害倒也能賺些錢。但五聯幫各有地盤,要錢哪里不能賺?因此對于他們來說,一個頂級拳手的價值遠比一個街區更大。

  別說一個街區,就算十個街區也比不上!

  而陳三福把這個街區給龍虎風馳,既成全了仗義的名聲,豎立了在一幫小幫會中的威望,又惡心了四海會,更讓龍虎風馳得以持續下去并對他感激涕零,從而籠絡住這個拳手。

  這是一箭三雕啊。

  正說著,忽然有人推門走了進來。

  五人正談笑風生,見有人不敲門就敢進來,頓時皺起了眉頭。可還沒等他們發火,已然看清來人,齊刷刷地沉默了下來。

  進門的是銀狐和一個中年人。

  “顧先生,”雷德海當先站起身來,皮笑肉不笑地招呼,“沒想到您今天也這么有閑心來玩。”

  中年人名叫顧俊松,正是銀狐的主子,天安市地下世界的三個大老板之一。

  “倒是熱鬧。”顧俊松笑瞇瞇地沖眾人打了個招呼,對陳三福道,“三爺,我想找您問個事兒。”

  “顧先生客氣,您說。”陳三福打了個哈哈,笑容滿面,眼中卻閃過一絲惱怒之色。

  他用腳趾頭都能猜到顧俊松想問什么。

  “這個行刑者,應該不是三爺的人吧?”顧俊松笑道,“我剛剛找人打聽了一下,聽說是主動找到三爺你那去的實話說吧,我手底下正好缺這么一個人,所以過來拜訪三爺。一來,是找三爺打聽一下這個人,二來也跟三爺先打一聲招呼。畢竟,若是撞到一起,就不怎么好看了。”

  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冷。

  雷德海等人臉色陰沉,默不作聲。

  雖然知道顧俊松為什么而來,可他們還是沒想到,對方一開口,竟然如此不給面子。

  按地下世界的規矩來說,行刑者既然已經幫陳三福打過拳賽了,那么大家就會默認他是陳三福的人。不管兩人是什么關系,有什么交易,只要行刑者不公開發話或主動找上門,其他人都不能主動介入。

  畢竟,那種做法無異于公開撬墻角了,是很犯忌諱的。

  而身為天安市的三位大老板之一,顧俊松要獲得情報,了解陳三福和行刑者之間的關系,并不是什么難事。可見獵心喜也就罷了,這么公開找上門就不怎么地道了。

  找陳三福問情況是怎么回事

  合著還要讓陳三福幫著你挖自己的墻角!

  如果說這已經夠咄咄逼人的話,那么,最后一句什么撞在一起不好看,則直接就是威脅和羞辱了。

  可偏偏,心頭怒火再盛,他們也只能強自忍耐。

  天安市的地下世界一共有三位大老板。分別是顧俊松,龍景和戴文渠。這三人手中掌控著盤根錯節的地上和地下勢力,手眼通天,隨便哪一個跺跺腳,都能讓地下世界震三震。

  而五聯幫背后的大老板就是龍景。

  按理來說,顧俊松再厲害也踩不到龍景這邊陣營里來,更何況,在三大勢力格局中,他這位大老板是最弱的一個。倒回去幾年,別說見著龍景要一臉恭敬親熱地叫聲龍兄。就算是見著雷德海等人也是笑臉盈盈,平易近人。

  可偏偏,時局變化,幾年前龍景和戴文渠兩派爆發沖突打了起來。

  這一打就是足足三年。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交鋒已日趨白熱化,幾乎每隔三五天就要死人。而且死的都是兩個大老板身邊的重要人物。不是商界富豪,就是政閣要員,還有的是地下城的大統領。

  其中不少人的身份地位,都比他們這幾個小老板還高。

  而隨之而來的,自然就是兩大陣營實力的急劇萎縮。反倒是坐山觀虎斗的顧俊松漸漸坐大,成了龍景和戴文渠都只能爭相拉攏,而不能得罪的那個砝碼。

  龍景和戴文渠都不是傻子,都知道顧俊松此人是個笑面虎。可雙方的仇結得實在太大,已經到了騎虎難下不死不休的地步。在這種情況下,五聯幫怎么敢因為一個拳手,而為龍景招惹上顧俊松這樣的敵人?

  沉默片刻,陳三福強顏一笑道:“既然顧先生看上了,我還有什么話說。這個人也是鱷魚介紹給我的,聽說是龍虎風馳的人。具體叫什么名字,從哪兒來,我就不清楚了。”

  “龍虎風馳?”顧俊松若有所思,失笑道,“難怪。”

  說著,他沖陳三福等人擺擺手:“我去更衣室找他聊聊,就不打擾各位了。一會兒我讓人送一瓶好酒過來,各位一定要給我這個面子。”

  顧俊松離開了。銀狐跟在他身后,沖五人笑瞇瞇地點點頭,神情輕蔑而隱帶威脅。

  目送顧俊松和銀狐出門,五人面色鐵青。對方說是送酒,可他們都知道,這是要讓他們在這里呆著,別壞他的好事。

  聽到腳步聲去遠,陳三福怒火難抑,罵道:“狗雜種!”

  “媽的,”雷德海道,“這王八蛋現在是算死了我們不敢得罪他,吃相太他媽難看了。”

  “那個行刑者”李力夫把目光投向陳三福。

  陳三福黑著臉道:“我也不知道。不過,一個大老板拉攏,恐怕換誰也不會拒絕。龍虎風馳靠上這棵大樹,豈不是一步登天?其實,我還準備籠絡住這幫小子,推薦給龍老板的。”

  聞言,眾人都是一陣泄氣。

  可便在這時候,忽然,只聽外面走道上傳來一陣嘈雜喧囂。

  有呵斥聲,有拳腳碰撞聲,有慘叫聲,有腳步聲五人駭然地對視一眼,沖到門口探頭查看,卻見原本已經離去的顧俊松和銀狐一臉蒼白,滿頭大汗地在一個年輕女孩的進逼下退了回來。

  而走道遠處,已經橫七豎八地躺了十幾個保鏢。

  雷德海等人臉色大變。

  他們做夢也想不到陡然間出現如此變故居然有人膽敢向顧俊松下手。

  而更糟糕的是,她明明是沖著顧俊松來的,可卻連面罩也沒一個。就這么把臉露在外面。以至于自己這些人,一個不小心就成了目擊者,被卷了進來。

  這么一想,大家心都涼了。

  這里是頂級貴賓區,除了顧俊松這樣的大老板之外,他們的手下都只能在外面等候。而這個女人能進來,能在瞬息之間擊倒顧俊松身邊的十幾個頂級護衛,要捏死自己這些人,豈不是跟殺雞一樣容易?

  這時候再想關門裝不知道,顯然已經完了。

  轉眼間,銀狐和顧俊松就已經退到了包廂門口。

  女孩停下了腳步。

  “你是誰?”銀狐雖然擋在顧俊松身前,但那戰戰兢兢,面無血色的模樣,已經全然沒有了之前作為拳賽仲裁者的威風,甚至連聲音也在發抖,“你想干什么?”

  “放心,我不是來殺人的。”女孩摸出一張卡片,遞給顧俊松,“接著。”

  顧俊松咬牙撥開渾身發抖的銀狐,接過卡片定睛一看,瞳孔瞬間收縮卡片上印著一幅畫。群山之外,隱約可見一座無可匹敵的高絕孤峰。

  一個名字驟然跳進腦海,顧俊松就連呼吸都幾乎停止了。

  “行刑者不是你們能碰的,”女孩的目光,從陳三福等人的臉上掃過,“包括龍虎風馳的人在內。如果我聽說他們少半根毫毛,那你們就等死吧。”

  說著,她拍了拍顧俊松的臉,手重得就跟打耳光一般。拍一下問一個字:“明白么?”

  雷德海等人呆呆地看著女人的手,全都懵了。

  那可是大老板啊!

  今晚的拳賽,整個黑拳場上千人,就只有他有資格占據唯一的特級包廂。只要他一句話,拳場里的任何一個人都會被輕易地決定生死。就連天安市的市長以及政閣高層,輕易也不敢招惹他。

  可如今,他卻被一個女人如同拍孫子一般拍著臉。

  而更讓他們震驚的是,就在顧俊松的臉被拍得又紅又腫的時候,他卻沒有半點脾氣,只恭恭敬敬地點頭哈腰:“明白,明白!”

  “明白就好!”女孩淡淡地轉身離去,“把你們手下的人也管好一點,千萬別出什么意外。”

  “不會,不會!”顧俊松飛快地道。

  直到女孩的身影消失,他才直起身來,臉色鐵青地看了雷德海等人一眼,和銀狐一同倉惶離去。

  連不許傳出去的警告和一句場面話都沒留。

  五個人呆呆地站在門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一時如在夢中。
后三杀一码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