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 > 【V406】鵲占鳩巢
  “你兇我做什么?”司空云對圣女破壞他好事的惡劣行徑抱怨在心,說話便也不如以往那般溫和敬重。

  他這副做了錯事還不知悔改、目中無人的樣子,實在是叫圣女看不下去,哪怕從未期望過他成為自己的如意郎君,但也想過他能如此不是東西。

  圣女閉了閉眼,忍不住在心里逼問自己,有沒有后悔當初的決定?

  但后不后悔又有什么用?

  事已至此,她的命運早在與放棄司空長風的一瞬便與司空云綁在了一起。

  這是她自己選的路,跪著也要走下去。

  圣女深吸一口氣,努力平復了一番情緒,隨后開始在腦海中琢磨一切是怎么發生的,為何自己到蘭氏的院子,碰到的竟然是司空云假扮的燕九朝?司空云對那丫頭早有覬覦,她不是不知道,當時她在興頭上,緊張得忘了思考,眼下一回味,就發覺司空云的做法十分有嫌疑。

  他們不僅是夫妻,還有三個孩子,娘親消失了這么久,第一件事難道不該是一家團聚嗎?為何會單獨將她引到畫舫來?還給她勸菜勸酒,仿佛要將她灌醉了好把她怎么著似的。

  她真傻,竟連這也沒看出來!

  還有司空云對那丫頭的喜好如數家珍,這也有些奇怪,那丫頭在司空府沒表露過自己的喜好,通常都是廚子做什么,她吃什么,那么司空云又是上哪兒去得知的那些信息?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從實招來!”圣女冷冷地看向司空云道。

  司空云鼻子一哼:“怎么和我說話的?”

  圣女以掌風化刃,一把朝司空云劈了過來,司空云勃然變色,抱住腦袋側身一躲,躲是躲過了,可他身旁的桌子也被劈成碎片了。

  想到適才自己若是慢了一步,被劈死的就是自己了,司空云的脊背登時惡寒一片。

  “還不老實交代?”圣女威脅。

  司空云打不過她,只得弱弱地嘀咕道:“我怎么從前沒發現你這么兇早知道”

  “說不說!”圣女又凝聚了一道掌力。

  司空云嚇得趕忙招了。

  卻原來,今日的一切司空云都是被人唆使的,圣女這段日子忙著看守俞婉,無暇顧忌司空云,都不知道他的身邊竟然多了一個從外頭買回來的小廝。

  據說那小廝叫小六,生得眉清目秀,很是機靈會來事兒,司空云是在賭坊里遇見小六的,小六耳力過人,能聽音辯色子,幫司空云贏了好幾把,想來只輸不贏的司空云一高興,便將他買回來了。

  今日的計策便是小六的主意。

  小六知道司空云垂涎圣女帶來的人質,但又苦于圣女的嚴密看守無法下手,于是對他說:“大婚那日所有人都會去伺候圣女,無暇顧及她,屆時公子就能得逞了。”

  司空云拿折扇敲了他一腦袋:“她大婚老子不大婚?上上下下那么多雙眼睛盯著老子,你讓老子怎么抽空去臨幸她?”

  小六眼珠子賊咪咪一轉,說道:“那還不簡單?我假扮成您的模樣,替您大婚,至于那個女人,我會趁亂將她放出去,實不相瞞,我這幾日上街,可沒瞎轉悠,我是為公子您鞍前馬后去了,我啊已經打聽到她的消息了,她叫蘭玉,是蘭氏收養的孩子,相公是燕九朝,住在城東的一間庭院一會兒小的帶人去把她相公殺了,您扮成他相公的模樣,豈不是就能與她生米煮成熟飯了?屆時,您頂著她相公的臉,都不必擔心她不從命。”

  司空云一聽,壞壞地笑了:“好主意!”

  小六又道:“不過,您可得在天黑前趕回來,與圣女洞房。”

  “知道知道!”他的女人嘛,還是得他來睡的!

  講述完了事情經過,司空云不爽地瞥了圣女一眼:“所以你鬧什么鬧?本公子又不是不回了,這不天黑了,還是會趕回去與你洞房的嗎?你急什么?”

  巴巴兒地跟來畫舫這里,獻身與他

  話說回來,他一心念叨著蘭玉,發覺不是蘭玉時立馬抽身而退了,現在想想挺遺憾,圣女也是難得的美人,春宵一刻也值千金的。

  司空云的眼神落在了圣女的身上。

  左不過天色晚了,趕不回去了,不如

  圣女一瞧他這副色瞇瞇的眼神便猜到他在想些什么了,她氣得恨不得一耳光扇過去:“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情想這些?知不知道你讓人騙了?”

  那什么小六,一看就不是善茬,居然輕輕松松地打聽到那個女人的名字以及她相公的信息,他可知道,自己費了多大的勁兒也沒查出來?

  還是那個女人在夢囈中喚了燕九朝的名字,她才知道他叫什么。

  至于那個女人

  蘭玉?

  呵,十有八九是個假名!

  那個小六一直潛伏在司空云的院子中,對于自己的行動了如指掌,因此知道自己不知道那個女人的名字,他瞎編一個也不會露餡兒,不過,這么做的前提是,小六提前洞悉了她與“蘭玉”交換身份的計策,這才將計就計,把司空云也調換了。

  圣女恨鐵不成鋼地說道:“你以為燕九朝是那么好殺的嗎?你沒與他交過手,不明白他究竟有多厲害?別說區區一個小廝了,便是合你我二人之力也不可能殺了他!”

  司空云一愣:“你你這話什么意思?”

  圣女快被他氣死了:“我的意思是,小六說他把燕九朝殺了,讓你去假扮對方,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司空云撓撓頭:“可可我扮成他的樣子去蘭氏家中時,燕九朝的確是沒了啊我待了一整日也不見他人影呢”

  這個蠢貨!

  圣女怒不可遏道:“他就不能藏起來嗎?!你讓人耍了!讓燕九朝耍了!小六是他的人!”

  她就說呢,把那個女人抓來這么久,燕九朝卻一直按兵不動,原來是在這兒等著,他的奸細早已混入了司空府,難怪他坐得住!

  她揣測,燕九朝最初的計劃也是利用大婚之日,讓奸細趁亂將“蘭玉”放出去,只不過,伴隨著她的種種異樣,燕九朝洞悉了她的計劃,于是也與司空云來了一個李代桃僵。

  唯一讓她疑惑的是,她與那丫頭換臉的事只有花枝與黎圣使知情,且二人都不知她是要去勾引燕九朝,那么燕九朝是如何猜出來的?難道就憑小六稟報給他的她與那丫頭的幾次談話,就能把她的心思、她的欲望、她的野心全部拿捏得死死的?

  怎么會有如此可怕的人?

  這謀算人心的本事簡直讓人不寒而栗!

  司空云不耐地問道:“你還沒說你把蘭玉怎么樣了?”

  圣女不屑冷笑:“蘭玉?司空家指不定亂成什么樣了,你竟然還有心思想這些風花雪月之事?”

  當務之急,是趕緊趕回司空家,希望那個奸細沒那么快把“蘭玉”帶出去。

  圣女顧不上與司空云置氣,整理好衣衫出了廂房。

  適才盡管沒多少歡愉,可到底是失身了,身子難受,心也難受。

  司空云追上來。

  圣女也不知費了多大的力氣,才沒一掌將他打落湖里。

  二人施展輕功上岸,馬不停蹄地回了司空家。

  “你們是誰呀?”

  就在二人即將進入司空府時,司空府的侍衛出門,將二人無情地攔住了。

  圣女正色道:“我是圣女!他是你家二公子!”

  “你哈哈哈”侍衛笑得肚子都疼了,“你當我頭一日來司空家,沒見過圣女是嗎?”

  圣女這才想起自己盯著俞婉的臉,為了不露餡,這張臉至少十日才會松落,她咬牙,轉頭將司空云往前推了一把,“你家二公子總該認識!”

  侍衛看也沒看,鼻孔朝天道:“我家二公子正在里頭與圣女拜堂成親呢,哪兒來的刁民,竟敢冒充我家二公子與圣女?”

  圣女一把揪住他衣襟:“你說什么?誰在成親?”

  侍衛被她的殺氣嚇到了,愣愣地說道:“二、二公子與圣女啊!這會子應當已經拜完堂,在招待司空家的賓客了。”

  圣女一下子懵了。

  ------題外話------

  胖婉:大家吃好喝好,不用客氣
后三杀一码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