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一劍破道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力斬海猿王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力斬海猿王

  “猿嘯”是海猿一族的天賦神通,別看海猿王只是噴出了一口激流,但是擴散到了水中卻擁有排山倒海的氣勢,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沖擊波,以地星境強者無法躲避的速度朝著戰晨碾壓而來。

  一股致命的威脅感在戰晨心中升起,他不敢猶豫將步法施展到了極致,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這一擊,沖擊波沒有擊中戰晨,而是打在了他身后的一座海底山脈上,海底山脈瞬間就被水流個削平了,連痕跡都沒留下。

  戰晨的身體情不自禁地顫抖了一下,他料想自己如果正面中了這一招,肉身定會完全消失,恐怕連靈魂都會被震碎,直接來個生死道消。

  “這就是恒星境的實力嗎?果然不敢想象,在修者實力被壓制的如此厲害的絢藍星上一擊竟能夠毀滅一整座山,不知道我的光波斬能否做到,不,雖然沒試過,但是我的攻擊應該可以更強,斬殺他!”戰晨心情由驚嘆轉為了興奮,斬殺一個相當于恒星境強者的妖族,一定會對他的心境產生巨大影響,在接下來突破恒星境的時候也會一馬平川。

  海猿王見自己的攻擊又落空了,叫到:“不可能,我的攻擊竟沒有把你消滅。”

  “是啊,你殺不是我的,因為你的修為雖然比我強,但不能命中,就沒有任何意義了。”戰晨笑道。

  “該死的人類別得意,雖然我不明白你靠著什么能夠將速度提升到如此境地,不過地星境就是地星境,我體內的異能可是你的十倍,全力爆發下你根本就撐不到多久,算了,給你看些有意思的東西吧!”海猿王詭異地一笑。

  接著戰晨就看見它扭動了一下胳膊,詭異地一幕發生了,從海猿王的身軀開始膨脹到原來的三倍,背后又迅速長出了八只長臂來而且在他的兩邊肩膀處又分別長出了一個腦袋,這樣它就變成了一個三頭十臂的巨大怪物。

  “哈哈哈,這才是我的完全形態,你知道嗎,別的海猿最多只能長出兩個腦袋,六只手臂,這也是為什么我能在族中稱王稱霸的原因。”海猿王得意道。

  戰晨馬上嘲諷:“這種神通我們人類確實不會,只有你們這些畜牲才能施展。”

  海猿王被徹底激怒了,吼道:“該死的人類,我要將你碎尸萬段!”

  它的三個頭顱朝著戰晨噴出三股氣流,與此同時十只手臂變換出十八妖兵,朝著戰晨發動劍氣攻擊。

  一時間,戰晨被十幾道攻擊給包圍,他不得不將自己的潛力發揮到極致,小心謹慎地回避任何一道攻擊。

  因為被其中任何一道攻擊給打到,甚至是蹭到,都可能意味著戰斗的終結。

  “越級挑戰還真是容易說到,不容易做到啊。”戰晨露出一絲苦笑。

  但是他并沒有退縮,而是勇敢地迂回朝著海猿王接近。

  海猿王見他接近,放聲大笑:“真是愚蠢,竟然還想近身與我戰斗,自不量力!”

  與此同時它行動了十只手臂揮舞十八兵器,朝著戰晨身上打來。

  而此時的戰晨,手中只有一把七星劍。

  他并未露出絲毫的慌張,神情變得愈發嚴

  肅,專心致志地調集自己所有的能量。

  就在兩人將要接觸的瞬間,戰晨眼中閃過一道精芒,手中七星劍朝著海猿王劃出一道優美的弧。

  他終于出劍了,這一劍蘊含了他對水之法則的全部理解,仿佛承載了他生命的全部。

  七星劍和海猿王手中的妖兵終于撞在了一起,這一刻,時空仿佛凝固了。

  不過平靜只持續了不到一秒,以二人為中心,大海沸騰了,化作無數漩渦,氣泡互相撞擊著。

  海猿王悶哼了一身,身體倒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他的十根手臂全部炸裂,然后化為血霧氣,很快將周圍的海水全部都染成了緋紅色。

  “不可能,我的力量竟然會比不過區區人類地星境強者,我不信!”他的口中發出了憤怒的咆哮。

  “結束了,驕傲的妖族!”戰晨口中低喃,但手上的動作并未停歇。

  七星劍化作寒星萬點,如疾風驟雨,拍打在海猿王的身上。

  眼見得海猿王的身體千瘡百孔,然后在水中消散,連最后的哀鳴都來不及發出。

  “這是——”戰晨的眼中閃過一道喜悅的光芒,手向著前方抓去,一枚拳頭的獸核就出現在他的掌中。

  “一個三星高階的妖王獸核,而且是水屬性的,如果交給雅雅她一定會樂瘋了吧。”

  戰晨的嘴角浮現出一抹微笑,不過這微笑很快就散去了。

  他抬頭看了看上方,水面上的戰斗還在持續著,他必須重新回到戰場上。

  想到這兒,他朝著水面上進發。

  就在海猿王被滅殺的瞬間,坐在海螺上的海妖之王猛地睜開了眼睛,叫到:“海猿王居然死了。”

  眾妖聽了皆大驚,海猿王雖然比起人族的恒星境強者還稍顯不足,但也絕非地星境強者可比。

  下方還在戰場中廝殺的人族還沒有恒星境的存在,但海猿王還是死了,這就是事實。

  “死了便死了,能死在地星境強者手下,還真是我們海妖之恥。”一個妖王叫到。

  “就是就是!”下面眾妖馬上附和。

  “哼,這樣的事情我不希望再看到,那么有誰能代替海猿王迅速掃平下面那些人族螞蟻?”

  “由我去吧!”一個高瘦的青年站了出來。

  他樣子雖然像人,但膚色卻完全呈現出一種幽藍色,眼睛則呈現出一種琥珀色,就像黑暗中閃爍的燭光,給人一種詭異感。

  “好吧巨鰻王,雖然你和海猿王同階,但你的實力比海猿王那個廢物強多了,就由你去消滅所有混雜在我們大軍中的人族。”眾妖之王說到。

  他又抬頭看了看天空,此時天空已是紅霞萬里,然后說到:“但是距離我說的黃昏發起總攻的時間已經近了,你必須把你的部族交給我們統領,我們不會再等你回來。”

  “請您放心,我消滅他們用不了五分鐘。”巨鰻王鞠了個躬就退了下去。

  另一邊,戰晨在消滅了海猿王后鉆出水面,一下就碰到了王猛。

  他驚喜道:“王猛兄,你還好嗎?”

  “哈哈哈,正殺得痛快呢,死在我手下的妖崽子們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了。”王猛臉上不無得意。

  不過隨之他臉上露出凝重:“話說回來,剛才我在你這里感到有一股很強的力量與你戰斗,你沒事吧。”

  戰晨給了他一個安慰的笑容,說:“不過是一個堪比恒星境強者的妖王,他已經被我解決了。”

  “真的?”王猛瞪大了眼睛,臉上寫著難以置信。

  戰晨點了點頭,解釋道:“說是堪比恒星境強者,但是只會一身蠻力,比起真正恒星境強者差了不少,否則我也不會這么輕松了。”

  “你小子——唉,我怎么感覺和你的差距越拉越大了。”王猛露出一絲不平之色。

  戰晨微微一笑:“只要你領悟到法則,也會擁有和我同樣強大的力量。”

  兩人在交談著,但手上可沒停下,短短時間內又有成千的海妖葬送在他們手下。

  然而突然,兩人同時警覺地看向了天空。

  因為他們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正朝著他們的方向迫近著。

  “戰晨,這是——”王猛正待詢問。

  戰晨卻拉著他趕緊往旁邊躲避,幾乎同時一道巨大的光柱轟擊在他們原來落腳的地方。

  滔天的巨浪被掀起,這巨浪裹挾著龐大的沖擊力,不分敵友地肆掠四方。

  凡事被巨浪擊中的海妖也都瞬間化為了血霧,混雜到海水中,瞬間就消失了,只留下一片被染紅的海水。

  戰晨和王猛驚魂甫定,一道人影就出現在他們的跟前,來者就是巨鰻王。

  巨鰻王用它冰冷的目光盯著戰晨和王猛:“你們兩個很囂張,我一來就看見你們四處虐殺我的族人,看來海猿王那個廢物也是死在你們之手吧。”

  戰晨和王猛沒回話,他們的臉色無比凝重,尤其是戰晨,他感到了巨鰻王給他帶來的壓力可比海猿王大得多。

  他悄悄傳聲給王猛:“王猛兄,待會兒我來拖住這家伙,你趁機逃走。”

  王猛一驚:“這怎么可以,我與你共同對付他。”

  “別天真了,你沒有領悟到法則之力,根本沒法參與恒星級的對手戰斗,我可不希望待會兒開打的時候你成為我的拖累。”

  王猛的臉上掙扎了兩下,最終還是泄了氣:“那你要小心——記住要給我回來!”

  “放心吧,我心里有數,到時候回來還得你請我喝酒。”戰晨朝他露出了個自信的笑容。

  接著便對巨鰻王吼道:“對呀,那個廢物就是被我一劍斬殺的,接下來就輪到你了,說起來你們海妖還真是弱,堪比恒星境的強者竟還不如我一個地星境。”

  面對戰晨的挑釁,巨鰻王的臉上平靜異常,就像暴風雨來臨前的海面。

  只是它的身上正在散發出驚人的氣勢,戰晨轉過頭對王猛吼道:“走!”

  然后自己卻主動沖向了巨鰻王,王猛臉上變幻了幾下,最終一咬牙扭頭朝著反方向逃跑。

  “沒有的人類,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逃走。”巨鰻王口中低喃著。
后三杀一码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