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抗聯薪火傳 > 第1362章 一挑多的拼刺
  ntent

  伊藤特攻隊在伊藤敏的刻意調教下,其實也是有雷鳴小隊的影子的。

  比如,他的人很多都是三槍將,兩支盒子炮,一支步槍。

  比如,他的人體力都很好,擅長奔襲。

  比如,他的人多多少少都會說漢語。

  注意,是漢語,而不是日軍為了解決翻譯短缺的問題,發明的那種不倫不類的協和語。

  可是有一點伊藤敏并沒有意識到,他的隊員包括他自己在思維方面卻依舊是他們日本人的,或者說他們的骨子里還是日本人的習慣。

  那骨子里的東西既然是根深蒂固的,那么一遇到涉及生死的關鍵時刻,伊藤特攻隊的隊員們的反應都是日本式的而非中國式的。

  日軍講武士道精神,酷愛拼刺。

  日軍戰術死板,在什么樣情況下進行白刃戰,什么樣的距離下發起沖鋒那都是有規定的。

  日軍從來都認為他們都是拼刺高手,更何況是他們伊藤特攻隊的人?而實際上他們也確實是拼刺高手。

  所以,當雷鳴挺著刺刀前撲時,日軍中便有人高喊道:“他們沒幾個人!”,然后那名日軍也同樣挺著刺刀就奔雷鳴也撲了上去。

  只是,他們真的沒有想到眼前的敵人就是雷鳴,如果他們知道眼前的人是雷鳴那么他們還會與雷鳴拼刺刀嗎?

  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那么多假設,發生了也就發生了,假設那是屁用都沒有的東西,因為那不是事實!

  于是,執面相向的那名日軍與雷鳴幾乎同時刺出了手中的步槍。

  雙槍相交之際,雙方便同時使出了打壓刺。。

  所謂打壓刺其實很簡單,就是在自己的步槍觸到對方步槍的剎那用一股寸勁橫撥打壓再把刺刀一抬。

  那一打壓其實是就牽制對方的步槍變向那刺刀如同毒蛇吐芯般的一抬那就是將自己刺出去的力與對方撲上的力相撞。

  只要對方撲的猛,不愁不把對方穿在刺刀尖上!

  雙槍相交,同時打壓對方的槍身那自然是要往一起使力的。

  可是這一撞之下,雷鳴手中的步槍直接就蕩歪了那名日軍的步槍。

  那名日軍沒有想到雷鳴的力道竟然會如此之大,在雙槍交觸的剎那他就覺得自己的雙手竟然麻了一下。

  日軍大驚,他無論是和同伴練槍是還是和其他中國士兵拼刺刀時又何曾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他再想重新聚力卻又哪來得及?

  雷鳴那槍在蕩開了他的步槍之后已經如同那翻身的毒蟒一般便扎了過來。

  “噗”的一聲,雷鳴這一槍直接就扎在了這名日軍右胸上!

  人的心臟都是在左面,當然了也有說極個別人的心臟是長在右側的,但是這種說法也僅見于戲劇、小說、傳奇、野史罷了。

  心臟在左邊,可這不等于刺刀扎進了右胸就不致命,沒有心臟那還不有肺子嗎?

  僅此一槍,這名日軍未見得立馬就死,但,他的肺子卻象那被扎破的輪胎那樣,漏氣了,他,已經廢了!

  雷鳴撥槍又上。

  而到了此時,其余日軍才猛然醒悟。

  他們遇到的哪里是什么壯丁,現在已經被打死打傷了幾個了?他們碰到的竟然是極其罕見的拼刺高手!

  一個打不過那就群毆啊!

  生死之際,日軍就是再死板那也絕不會跟絕斗似的,死一個上一個的!

  “呼啦”一下,日軍就往上圍。

  可雷鳴如何敢讓對方把自己圍起來?

  別說是把自己圍起來,那就是把他和耿殿臣、大根都圍起來他也不敢啊!

  說“以背相抵以命相托”倒是有那么一說,可那只是老兵之間的一種說法。

  就現在讓雷鳴把自己的后背托付給那兩個人,他敢嗎?

  就是耿殿臣大根都不怕死他也不敢啊!

  戰友之間的信任除了對方會為自己以命相拼,說想要殺死我兄弟那得先從我的尸體上踏過去之外,那還得你那兄弟有那個本事才行啊!

  所以雷鳴一看日軍散開了他卻是挺著步槍奔著一名日軍就又沖了過去。

  雷鳴現在卻是已經看到了,這回來的這些日軍身上可是有挎著雙盒子炮呢!

  這說明了什么?

  這說明了對方可不僅僅是伊藤敏的精銳,更說明了對方身上肯定是有子彈的!

  雷鳴哪敢和日軍玩對峙?

  他的戰斗經驗太豐富了,這對面的也就是那死心眼子的小日本!

  他都敢保證,假如對面中的敵人有一個是他雷鳴小隊的人,哪怕是那個葉三喜在,誰和你拼刺高手拼刺刀?

  人家早就把盒子炮拽出來了,先開槍把你腿給你掐折了!

  所以雷鳴如何肯和日軍拉開距離?

  他一個箭步沖上去沖一名日軍士兵又一刀扎了過去。

  可是,凡事都是有兩方面的。

  固然雷鳴仗著自己速度快咬住了一名日軍一槍扎在了那家伙的肩膀上,可是他的側翼便已暴露出來。

  一左一右同時有兩把日軍的刺刀抓著空子就遞了過來!

  此時已收回槍的雷鳴想再架對方的槍肯定是來不及了。

  情急之下他也只能如同受閱的步兵所使用的據槍姿勢一般將那已是立起來的步槍就那么立著一橫推借力一轉身。

  于是,就在他這一轉身之際,他的雙手所持的豎立著的步槍已是蕩開了刺來的一側的刺刀。

  而同時另一側日軍的刺刀也到了,只是那刺刀終是慢了那么一絲絲,刀尖險而又險的滑過了雷鳴的肩頭!

  而這時雷鳴這一個一八百十度的轉身之后他就已經快與剛被他蕩開刺刀的那名日軍來個臉貼臉了。

  那名日軍也沒有想到雷鳴這一轉也如那小孩玩的風車之般是如此之快,他收槍再刺也是來不及了。

  所以他卻是一抬腳就奔雷鳴的襠部踢去。

  在這一刻敵我雙方的想法竟然不謀而合了,雷鳴所要擊打對方的對方竟然也是襠部。

  只是,他用的卻不是腳而是槍托!

  他也只是把那握槍的雙手向前一甩一松,那在下面的槍托便“射”了出去?

  一個用腳一個用槍,哪個快?

  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那名日軍士兵腳尖挨到了雷鳴的小腹處時,他卻已是“嗷”的一聲就把腿收了回去,然后他就蹲了下來!

  因為雷鳴甩出去的槍托先他一步到了。

  要說雷鳴并不是神仙,情急之下他這一槍托也不可能搗上多大力量。

  可是可別忘了中國有句成語叫“以卵擊石”,那就是用雞蛋碰石頭的意思。

  那么把這句話倒過來呢,那要是“以石擊卵”呢?石頭碰到雞蛋上用刻意去砸嗎?

  不用的,真的不用的。

  那懟上了也就碎了,雞蛋黃也就出來了,就這么簡單!

  而雷鳴在重創了這名日軍之際他又如何敢讓自己手中的步槍真的撒手?他可沒練過空手入白刃的功夫。

  所以就在那槍搗中目標之際,雷鳴的手一抓一緊,卻是攥著那步槍的槍管抓著那步槍將那步槍又收了回來。

  而同時他便一低頭閃了開去。

  而同時他還在想,死耿殿才怎么還不開槍?!ntent

  抗聯薪火傳
后三杀一码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