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房產大玩家 > 1088.高明還是玩火?
  ntent

  “果然還是出問題了嗎?”鄭嘉淳心中一喜,如果內陸的投資出了問題,那么在香江方面的產業,他的話語權就要大得多了。

  不過雖然竊喜,但他的臉上還是流露出了凝重,繼續朝里走去。

  鄭御仝就坐在會客室當中,阮家豪在邊上倒著茶,臉色同樣難看。畢竟加入李氏一起進軍內陸,是他一手促成的事情。

  現在出了問題,他的罪責自然首當其沖!

  “爸,我回來了。”鄭嘉淳微微躬身,在許多雙眼睛的注視下,做足了禮數。

  在場的許多人都在猜測著,鄭嘉淳既然已經暫時脫離了新世紀集團,那么關于內陸的生意其實是不關他事的。

  可他偏偏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回來了?

  到底是鄭嘉淳自己打聽到了什么?還是老爺子故意把他召回來的呢?

  如果是前一種情況,那么阮家豪的地位暫時還是穩固的。可如果是后一種,那么今天的局面就玩味很多了……

  而他們自己,也就需要考慮考慮站隊的問題了。

  “大哥好。”阮家豪適時的站起身來打了個招呼,也在擺姿態,力求不卑不亢的表現。

  鄭御仝喝了口茶,拄著拐杖起身:“你跟我進來。”

  言罷,直接進了書房。

  阮家豪一愣,臉色僵硬,現場的氣氛頓時微妙起來。

  鄭嘉淳也沒多說什么,只是跟著父親進了書房,輕輕關上了門。

  “爸,內陸方面出什么事了?”鄭嘉淳搶先開口,心里很是關切。

  他也知道外面的一群人會有各種想法,但是經過上一次跟父親的交心之后,他徹底明白過來,父親對自己寄予了非常大的期望!

  所以他對家族的生意就不能不聞不問,甚至如果在必要的時候,他還必須伸出援手!

  但是鄭御仝卻反問:“你這個時候回來干什么?”

  “你……聽說了什么?”

  這話讓鄭嘉淳一滯,嘆了口氣:“我什么都沒聽說。”

  鄭御仝也有些尷尬,明白是自己有點過于敏感了。但是身為一個大家族的領袖,在這個時候,不得不考慮更多東西。

  他也嘆了口氣:“中樞還是出手了!果然,都說香江不是那么好闖的,陳晉也闖進來了。”

  “但內陸也同樣不是那么好闖的,中樞一出手,一切都不一樣了。”

  鄭嘉淳皺眉道:“可是最近內陸毫無動靜,既沒有抵制資本流入,也沒有出臺限制法令,到底是哪方面出了問題?”

  “土地閑置費。”鄭御仝應道:“《城市房地產管理辦法》,還有《城鎮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和轉讓暫行條例》,都有明確的相關規定。”

  一聽見“土地閑置費”幾個字,鄭嘉淳就明白發生什么事情了。

  這跟香江的情況有很大的不同。李氏家族的常實集團之所以能夠發家,跟所謂的“實業發家”根本就沒半毛錢關系。

  常實集團之所以能夠在1997年以后獲得爆發式的發展,唯一的理由,就是囤積以及倒賣土地。

  這同時也是香江四大家族最為常規并且最為熟練的斂財手段。

  換句話說,一般的開發商是拿地,開發,售賣,賺取利潤。

  而他們則是拿地,囤積,空置,等待房價上漲之后,直接轉賣土地,又或者是空置多年,炒高房價之后再開發。

  這么一來,就可以利用通貨膨脹以及時間紅利,用便宜的土地開發昂貴的項目!

  之前以李成城為首的四大家族高調進軍內陸,用的也是這個方式——他們以優勢資金收購或是控股有土地儲備的企業,就是準備玩老套路。

  可是現在,這個套路明顯走不通了。

  鄭御仝解釋起來:“今天,內陸各個地方都收到了國土資下發的文件,要求貫徹執行相關的法律法規。”

  “李成城的如意算盤,一下子全都落空了。”

  鄭嘉淳明白過來,原本的計劃一定是復制香江的套路。雖說原本就有相應的管理條例,但各地一定會為了拉住四大家族這樣的開發商而做出妥協。

  并且有四大家族在,也有利于提高地方出讓土地的價格。但這個文件一下發,一切都完了!

  “具體的規則呢?”他問道。

  鄭御仝看著他,苦笑了一下:“空置一年就可以征收相當于出讓金20的空置費了,空置兩個年就會被回收!”

  “中樞的這一招,太狠辣了!”

  “這么一來,四大家族就只能對那些土地進行開發,然后……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促進內陸經濟發展建設的助推劑。”

  “錢當然還是有得賺的,前景也非常好。”

  “但是就真的從資本操作變成了實業建設。”

  “而隨著我們流入內陸的資金,也會被套在項目里……”

  聽著父親這么一番解釋,鄭嘉淳的感覺變得古怪起來。

  短短十天的時間而已,中樞幾乎等于什么都沒做,一紙文件就把這些資本全都給圈死了。

  所謂高明,這就是了。

  “難道在進入內陸之前,就沒有考慮過這種可能性嗎?”他質疑道:“李成城怎么會傻到這個程度?”

  “這實際上是一場搏弈。”鄭御仝應聲:“我們都在賭,賭中樞不會這么做。因為這勢必會造成我們的全面撤資,那么損失掉的資金,又必然得重新在香江賺回來。”

  “換句話說,這實際上是在變相激化香江的社會矛盾。對于穩定大于一切來說的中樞,這無異于飲鴆止渴。香江問題一旦爆發,就會不受控制。”

  “可他們還是這樣做了,所以……問題被扔回我們面前了——到底是真的彌補損失激化矛盾,還是老老實實的成為工具人……”

  鄭嘉淳終于聽明白癥結所在了!

  而且以他對四大家族的了解來說,恐怕激化矛盾的顧慮,根本就不會出現在他們的問題列表當中。

  包括自己的鄭氏家族……

  鄭御仝看出了兒子的疑惑,自顧道:“這是個很重要的抉擇!”

  “大家都看不清楚中樞的態度,一旦真的事有不妥,不知道結局會怎么樣……”

  “所以,你能不能拜托陳晉去了解一下?”

  終于把這句話給問出來之后,鄭御仝似乎也放松了一些,只是認真的看著兒子。

  鄭嘉淳卻是倒吸一口涼氣,一下子被沖擊得過于震撼了些。

  找陳晉打探消息?可是陳晉卻告訴過自己,關于中樞方面他已經無能為力了。這不是自相矛盾了嗎?

  “爸,其實我回來也有事要找你。”他只好全盤托出,隨后道:“如果我們現在要尋求陳晉的幫助,那么勢必就要付出更多,更何況現在一切還不明朗。”

  “我總覺得在這些事情下面,還隱藏著更深的東西,只不過我們沒辦法接觸到而已。”

  鄭御仝聞言,也認真思考起來,隨后贊同:“沒錯,四大家族也好,陳晉馬韞也罷,相對于內陸中樞,都只不過是小人物而已。那個層面上的事情,不是我們能夠探究的。”

  “既然這樣的話……”

  鄭御仝招了招手,讓兒子跟他一起走了出去。

  外面的所有人都看向父子倆,眼神中滿是好奇和凝重……

  “宣布一件事情。”鄭御仝沒有太多猶豫,直接高聲道:“集團旗下的傳媒公司,以及相關的業務,從現在開始全部交給嘉淳來管理。”

  “爸爸~”阮家豪強行忍住自己跳起來罵娘的沖動,焦急道:“可是大哥他從來都沒有管理過傳媒方面的業務,這么突然,會不會造成什么不好的影響?”

  鄭御仝瞥了他一眼,吐出幾個字:“這是決定,不是通知。”

  “額~”阮家豪一下子愣住了!

  他不明白這對父子到底有過什么交流,但是他很清楚,就算傳媒業務并不是集團的核心業務,卻也是自己手中的權力被分割出去了。

  然而他又不敢忤逆老爺子的決定!

  鄭御仝老則老矣,可幾十年累計下來的威嚴和氣勢,完全不是阮家豪能夠抗衡的。

  他只是一頭霧水,無法想通。

  “好了,今天就這樣吧。任命會在明天正式下發,你們回去休息吧。”鄭御仝開口送客,大家也只好告辭離開。

  但所有人都忍不住看了阮家豪幾眼……

  似乎最終,鄭氏家族的權力爭斗當中,這個入贅的上門女婿還是敗下陣來了?

  “大哥~”阮家豪在門外叫住了鄭嘉淳,臉色并不算太友好。

  鄭嘉淳停住腳步,站在原地看著他,默默等著。

  一直等到其他人帶著疑慮的眼神走干凈了,阮家豪才開口道:“大哥,你究竟想做什么?你要脫離集團,我贊同了。你要分裂集團資金,我也沒二話。”

  “可是你能不能不要在這種關鍵時刻,拖集團的后腿?你知道鄭家現在的處境嗎?”

  鄭嘉淳沉聲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鄭家現在的處境,是你一手造成的吧?”

  “我都是為了鄭家好!”阮家豪掙扎道:“你呢?除了買游艇泡明星,你為鄭家做過什么?”

  “哈~為了鄭家好?還是為了讓鄭家改姓阮?你心里不會不清楚吧?”鄭嘉淳冷笑:“再說了,你跟李嘉和郭家之間到底有什么聯系,你自己應該更清楚。”

  “說白了,我姓鄭,而你不是。”

  言罷,鄭嘉淳坐上了車子離開了。他現在確實沒太多心情跟阮家豪去爭辯,如果事情真的像父親所說的那么嚴峻,他就必須立刻見到陳晉!

  “去深港!”他對司機吩咐了一聲,憂心忡忡。

  ntent

  房產大玩家
后三杀一码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