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大醫凌然 > 第912章 不平靜
  重癥監護室。

  對大部分人來說,都可以說是絕望之地。

  絕望的進入,絕望的接受治療,絕望的期盼著,自己不是絕望離開這里的絕望一員。

  小鳳卻已經習慣了重癥監護室。

  她抱著一根大豬蹄,有滋有味的啃著,就像是在吃難得的大餐似的。事實上,這確實是她最近一周以來,吃的最好吃的一餐了。豬蹄軟糯而入味,肉筋也能一口咬斷,散發著鹵味特有的咸香……

  “早知道就每天在醫院買豬蹄吃了。”小鳳懊惱于自己的判斷。

  她倒不是很缺錢,或者說,她從小就沒有缺錢的感覺,所以,面對丈夫的治療,小鳳是有千金散去還復來的覺悟的。

  所以,哪怕是在坐吃山空,哪怕七位數的存款已縮水到了極限,小鳳依舊不是很著急。

  但是,小鳳一個人看顧icu里的丈夫,實在是有些精力不濟,有時間有空閑了,她寧愿一個人看看書,甚至偷偷跑去看一場電影,莫名其妙的哭一場,再回到病房的時候,就會感覺稍稍輕松一些……

  “劉女士。”閻醫生從辦公室出來,就見小鳳一個人坐在那里啃豬蹄,莫名的想要問候一聲。

  “閻醫生。”小鳳連忙擦擦嘴。

  “你吃你吃,我又沒什么事,就是看到了打聲招呼。”閻醫生說著停了一下,見小鳳還是將豬蹄包起來了,干脆坐下,笑笑道:“你也幾天都沒回家了吧,要不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醫院現在就是我家了。”小鳳輕笑一笑,笑容婉約。

  閻醫生的腦海中,不由自主的蹦出彎彎明星的形象,在他情竇初開的時候,彎彎電視劇里的女性,許多都是賢良淑德的典范,以至于閻醫生念念不忘,就像是眼前的小鳳這樣……

  “你辛苦了。”閻醫生嘆了口氣。

  “人有生老病死,沒辦法的。好在人一輩子,都只會死一次。”小鳳說話慢悠悠的,讓人有微微的回味。

  閻醫生搖搖頭:“別想那么多了,回去休息吧。回頭到了手術日,你想休息,也沒法休息了。”

  小戴的家屬只有小鳳一人,到了做手術的時候,她肯定是要等在門外的,而肝胃聯合手術,手術時間肯定是非常久的。

  小鳳有些被說動,回頭看看icu的病房的方向,想了幾秒鐘了,就點點頭:“好吧,我回去收拾收拾,然后再過來。”

  她沒有像是普通的病人家屬那樣叮囑許多,更沒有絮絮叨叨,遲遲疑疑。

  在閻醫生的幻想里,他希望所有病人家屬都像是這樣,但閻醫生知道,小鳳之所以會這樣,只是因為經歷的太多,期望的太多,失望的也太多。

  “這一次手術,是凌醫生親自操刀,手術效果一定會很好的。”閻醫生從來都不會這樣說話,但這一次,他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

  作為icu的醫生,閻醫生做的最多的,是降低病人的期望值,甚至撲滅病人的期望。

  “病人不可能完好如初的。”

  “痊愈是不可能的。”

  “現在最好的結果,就是能說話,能聽得懂你們說什么……”

  閻醫生無數次的站在談話間,用談話的形式,展示無比殘酷的現實給病人家屬。

  但這一次,閻醫生希望小鳳能多一些期望值,能有多一些的幻想。

  至少,幻想可以美好一些。

  小鳳再次笑著道謝了,婉約的,令人回味的笑:“希望如此。”

  “凌醫生是昌西省內數一數二的肝切除專家了,京城的醫院,都有請他去開刀的。”閻醫生原本是不想這么說的,但為了加強小鳳的信心,他還是說了出來。

  小鳳的表情微動,看向閻醫生:“我知道凌醫生挺厲害的,還經常去武新市開飛刀,不知道他還有去京城做手術……”

  “還不止一次呢。就我知道的,京城一個醫院的普外科主任,都是專門找凌然過去做的手術,手術做完,幾天就下了地,然后就去了國外。”閻醫生壓低了一些聲音,神神秘秘的道:“人家那個收入和地位,到國外做手術也沒問題的,還不是找的凌醫生,所以說啊,凌醫生肯給小戴做手術,這是好事情……”

  小鳳聽著閻醫生的講解,臉上漸漸的多了一些神采,再看越貼越近的閻醫生,小鳳又有些不好意思,低聲道:“閻醫生,我和小戴約好的,如果他先去了,我就去做尼姑……”

  閻醫生震驚了:“現在還有……還有這樣做的?”

  小鳳輕輕的“恩”了一聲,道:“我不太會做生意,如果小戴不在了,總要找份工作的。現在尼姑也有編制,比較穩定,而且住在廟里,大家互相有個照應,過年的時候,也不至于要一個人過……”

  閻醫生:我應該擺個什么表情呢。

  ……

  周二。

  凌晨6點,1號手術室燈火通明。

  兩名巡回護士,往來于備品室。

  肝胃聯合根治術,對云華醫院來說,已經是很稀罕的術式了,對急診中心來說,就更是開天辟地式的頭一遭了。

  并不是說它有多高端——當然,也是足夠高端的,相當于連做兩個四級手術,涵蓋多個重大手術的范疇——最讓急診中心緊張的,或許還是手術的預期時間和涉及到的范圍。

  相較醫官老爺們設置的手術分級制度,醫護人員們,尤其是三甲醫院的醫護人員們,對手術的等級,內心自有一桿秤。

  按照國內的手術分級制度,半肝切除這樣的手術,就已經是標準的四級手術和重大手術了,全胃切除和胃癌擴大根治術,也都屬于四級手術,但在今時今日的三甲醫院里,這樣的手術做好可能不容易,可開展起來是真不難了。

  別的不說,如武新市一院和二院,狂請凌然飛刀,也就等于在狂開四級手術。

  但是,與肝胃聯合根治術相比,單純的肝切除又顯的沒那么狂放了。

  至少在規模上,肝胃聯合根治術要大的多。而在醫學領域,手術規模擴大了一點,時間延長了一點,難度上升的可不止10點。

  而手術大不大,難度高不高,從手術護士和麻醉醫生的配置上,就可見端倪。

  “凌然從來沒有做過肝胃聯合根治術吧。”普外科大主任瞇著眼睛,坐在參觀室的椅子上,人還有些瞌睡的樣子。

  “我記得,你當年做的第一例腸梗阻手術,也是無人指導,自己照著書做的?”霍從軍笑笑,語言自帶攻擊性。

  “當年不一樣。”普外大主任笑了一下,這算是他早年比較得意的經歷了,如果他是名人的話,這就算是名人軼事的一部分了。

  霍從軍也是一笑:“現今又能有多大的不同。”

  住院醫生一邊翻書一邊開藥,主治一邊翻書一邊做手術,在醫院里面,并不是什么秘密。不會做就看書,似乎也沒什么錯。尤其是生僻的疾病和癥狀,就是主任醫師遇到了,該翻書的時候,也還是得翻書。

  普外大主任卻是呶呶嘴,道:“當年可沒有這么多的手機,手術室里也沒有攝像頭。”

  霍從軍臉色微變,卻是不動聲色:“凌然的肝切除和胃切除都是頂尖的,挑戰肝胃聯合,也是理所應當的。”

  “說的也是。”普外大主任倒是不懷疑凌然的實力,只是,看著急診中心堂而皇之的做著普外科的超高端手術,他的心情,總是不如表面上那般平靜。

  大醫凌然

  大醫凌然
后三杀一码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