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科幻小說 > 最初的尋道者 > 第七百零二章 三生三世
  “那邊開始了。”

  聯邦的太陽觀測站上,無數人開始忙碌了起來。

  自從數十年前,聯邦得知白之大地開始了攻略太陽的計劃后,相應的觀測部門就被建立起來。

  哪怕聯邦已經實現了可控的核聚變技術,能源的命脈不再掌握在太陽手上,這顆照耀整個星系的恒星,仍然是他們關注的中心。

  因為當太陽墜落之日,便是深空艦隊主力起航之時。

  過去數十年的時間里,聯邦已經將火星、水星、金星消化個七七八八。

  這是字面意義上的消化,不是簡單的占領,而是毀滅式的開采,星球層面的消失。

  一切對人類有用的礦物資源都被打包帶走,剩余的砂石礦渣也沒放過,通通變成了大千領艦內部空間的地皮。

  ……

  “一千五百萬度環境下的戰斗,真是瘋狂。”

  身處太空的觀測員,小心翼翼地用頭盔,操控著靈能巡天隧穿鏡。

  這個體積堪比一座摩天大樓的巨獸,可以逾越兩億公里的距離,穿過熊熊燃燒的日冕層,直接觀測到太陽內部。

  它也是聯邦靈能科技的超級武器之一,某種意義上的究極神念機器。

  如果沒有特殊的防護措施,這臺巡天隧穿鏡甚至可以在近地軌道,就一路“看”到地核內部的結構,然后生成相應的三維模型。

  “一、二、三、四、五,五團馬賽克,太陽戰場上有五個七階。”

  高階修士都擁有著極為敏銳的感覺,能夠輕易感知到其他人的注視。

  到七階仙人的層次,普通人單純直視他們的本體,也有可能會被污染精神,被無形中洗腦成眷屬或者瘋子。

  所以為了保護相對弱小的觀察員,隧穿鏡的操作系統,會自動給部分可能傷害到他們精神的存在打碼,并且對原始觀測記錄加密,只允許高階修士觀看。

  靈能時代,四處看風景也是有風險的。

  “一個打四個唉,這場仗肯定很刺激。”

  “你是不是忽略了四團馬賽克下面的億萬太陽星靈……”

  “除了那四團馬賽克,其它都是炮灰嘛,有什么好關心的。”

  “問題是這些炮灰,任何一頭都能將我們倆殺十遍……”

  “……”

  天突然被聊死了。

  偌大的聯邦里,他們只是兩個不起眼的普通人,通過十多年的寒窗苦讀,加上接近五年的太空適應培訓,才得到了一個成為靈能巡天隧穿鏡觀察員的機會。

  這并不是一份舒服的工作,因為需要長時間呆在太空,沒有接觸社會,也沒有回家的機會。

  來來去去就對著幾個同伴。

  時間長了,精神容易出問題,還容易整出諸如社交困難癥之類的毛病。

  唯一的好處就是工資高。

  在太空上工作的這一年里,他們能拿到聯邦內相當于二階修煉者平均工資的收入——足夠普通人家一家幾口差不多十年的生活開支。

  “將加密的原始記錄,發送到零號領艦的主機房。”

  “是!”

  ……

  “怦咚。”正在鏖戰的白墨,突然感覺身子一沉,思維受到了一個力量的沖擊,連帶他伸出去壓制幾尊星靈的四片黑翼,都受到了一些影響,被星靈們掙扎開了幾分。

  “又有人準備登仙了?”這種感覺對白墨來說并不陌生,之前他也已經體驗過許多遍。

  作為真靈壁障這逃避道化之法的創造者,白墨遭到了某種意義上的報復,每多一個借這條路登仙的修士,他的道化就額外加深一分。

  但白墨并不后悔,因為這就是他無聲的反抗之路。

  順著某種冥冥中的聯系,白墨的視線一路延伸到了莽荒界……

  五十年過去,莽荒界早已是滄海桑田,成千上萬穿越者的努力,給這個曾經沉醉于“黃金時代”的位面,帶來了工業化,現代化的光輝。

  一座座的城市拔地而起,原本遍布妖魔鬼怪的荒野,也被各路狩獵者給犁了一遍又一遍,遍撒鮮血的荒地,化作了萬畝良田。

  這個世界的人,早已經習慣了有一個高高在上的“神庭”。

  每年都會有極少數的幸運兒,被選作神庭的預備役,而這些預備役里,又會有少數超級幸運兒,被吸收到神庭,也就是方舟內部。

  但連接白墨這根線的另一端,并不在那些嶄新的大城市,而是在一個偏遠的村落里。

  “第三世了……三年又三年,老娘都等了不止三十年了!”某個粉雕玉砌的少女,一邊百無聊賴地劈著柴,一邊自言自語。

  雖然她抱怨的聲音一點不小,但在離她不到十米處的幾個成年人,卻都像是沒聽到一樣。

  正在劈柴的是千年蘿莉越雨,作為從靈河之秋時代第一批覺醒能力的超凡者,她現在的真實年齡也早已經過百。

  為了守候正在渡輪回劫的愛人云劫,她來到了莽荒界,并且一等就是五十年。

  期間被守候的云劫死了兩次,一次是暴雨跑出去收衣服被雷劈死,另一次則是路上被石子絆住,摔倒的時候恰好后腦撞石頭撞死。

  兩次越雨都沒來得及救,云劫就死在了覺醒前,所以這已經是他的第三次轉生。

  一般六階圓滿,嘗試渡輪回劫的修士,靈魂強度頂多能支持轉生一次,到第二次轉生就會消散,真正死亡,還是死得無聲無息的那種。

  但云劫這個天才顯然與常人不一樣,他還能再多轉生一次,雖然也僅僅是多一次,這是他最后的機會了。

  逐漸摸索出這些規律的越雨,為了不讓死神帶走自己的愛人,通過修改村子里所有人的記憶,變成了云劫這一世身份的姐姐,日夜不離地默默保護著他。

  這個過程無疑是極度難熬的,既不能說出真相,又要將目標保護周全,而且更難受的一點,是不知道還要多久……

  也許對方安安穩穩地過了一輩子,到老死都沒有覺醒真我,讓保護者白折騰幾十年。

  ……

  “你還在等?”白墨的一個投影,順著這條若有若無的聯系,像鬼魅一樣出現在了越雨的院子里。

  最初的尋道者

  最初的尋道者
后三杀一码99%